旋转跳跃来开车

污污污

坑坑洼洼完成第一幅比较完整的图,希望有天能做个大触😂😂

三个男人一床戏

影分身梗,变异影分身,腹黑鸣  第一次开车,破车,可能错字连篇。

感觉不开点车对不起自己的名字,但真的是一辆破车.........


================

“啧,我说你真是没有用啊,作为我的主体,这么就攻陷不了小佐助呢。”腹黑鸣,作为影分身实体化后对鸣人吐槽。

“闭嘴,不过是个分身!哼!”鸣人抱着双臂转过头,有些生气:我也很想和佐助做啊!可是佐助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每次被他拒绝我就做不下去啊我说!

“啧,真是弱爆了,难得我出来了,就让我帮助一下你吧!”


===================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4AvOPn 密码:ptn8

手机党点这里

===================

一个小脑洞

鸣人:卧槽你这家伙,干完就跑拔diao无情,留下我一个被虐待!!你这家伙居然让佐助给你咬!!你知道第二天佐助因为这件事有多生气吗!!

腹黑鸣:啧,佐助给我咬,还不是便宜你!!你说,如果不是我,你有机会感受被佐助咬的感觉吗?

鸣人:谁说的,佐助!今晚帮我咬,好吗?

佐助:滚!

【带卡】【接龙文】恶紫夺朱(3)

六火卡穿越到仔卡牺牲在神无毗桥的平行世界,然而有人不太欢迎他。

======================

我是第三棒,第一棒是 @lookcat ,地址是这个 , 第二棒是 @修炼中的护目镜  ,地址是这个

前面两位太太利刀到我这里变质了,好文笔也被我完全带坏了orz,靠后面挽回了,各位看官将就着看吧...  话说我必须再次吐槽,说好的咸鱼呢!!前面的太太简直是鲨鱼啊!!!作为小透明的我好害怕QAQ

ps:我检查过了,但是基于我是个手癌,所以我不知道还有没有错字,请多包涵.....

======================

人,是一种群居的动物。没有人天生喜欢一个人,只有习惯一个人。

而,习惯本身也是最伤人的慢性毒药。

 

“也许,我是一个被神厌恶的人吧”深夜,带着暗部面具的银发男子看着皎洁明亮的满月......

卡卡西用了一个童年的时间习惯一个人的孤独,直到一个叫做宇智波带土的少年闯进卡卡西的安全距离,改变了卡卡西的习惯。那个时候卡卡西真的以为,神终于想起了被遗忘在角落的自己,所以派一个英雄来拯救自己。

直到,带土用极其残忍的方式离开自己,卡卡西才知道,这是神对自己残忍的惩罚。

“这一次,可不能如你所愿了。”

=======================================

“老师!带土不见了!”一向温柔斯文的琳第一次失去仪态的推开火影办公室的门。

“带土不见了!?怎么回事!?”冷静的四代目也紧张起来,如果卡卡西说的事情真的会发生,那么带土这次就是村子里的重点保护对象,绝对不能出意外。

“我听伯母说,带土今天早上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家,本来我们是约好了,下午出任务的。”女性的直觉让琳感到不安“最近带土有点奇怪.....”

“慰灵碑看过了吗?”脱下火影袍,四代目打算亲自去找带土,如果带土和绝还有晓扯上了关系,那么就必须找到带土并且把他带回来看管。

=========================================

与此同时,村子外围的深林里白衣银发的暗部正在和一个头部像食蝇草的怪异男子在对持。

“暗部?”绝正要带着带土离开村子的时候被银发的暗部拦下了。

“不好意思了,这次我不会放任你们带走带土的!”利用对方对浮游一术的自信心,趁其不备把带土带到自己的身边。卡卡西心里无比庆幸自己赶得上......这一个世界的带土,自己即使拼上性命也必须守护!

 

下意识的放出杀气,收紧了手部,直到被少年的声音扯回了意识。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复活卡卡西!你这个赝品放开我!”被卡卡西单手抱在腰间的带土剧烈挣扎,但是现在还是13岁少年的带土,怎么可能挣脱已经是火影的卡卡西的禁锢呢?

“不管哪个世界的带土,都这么精力充沛呢?但是,对不起了,带土,只有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你。”即使被你讨厌也没有关系,摘下面具,在明月的柔光下露出被面具遮挡的温柔眉目,本应闪耀的银发在月光的衬托下,也变得柔和。

卡卡西在笑,但是带土却觉得卡卡西在哭。

“不会笑,就不要笑!笑得那么难看给谁看啊。”嘴上唠叨着,但是心已经被卡卡西的笑容触动了,下意识不想挣扎,不想看见这赝品露出哀伤神情。

 

“嗯......虽然没有下达杀人的命令,但是既然遇到了阻碍的人,那么杀掉也没有关系吧?”上一秒白绝的意识冷静的分析,下一秒黑绝带着狰狞的表情像卡卡西进攻“碍事的人,杀掉不就好了吗!!”

下意识的想拉起眼罩,却想起,带土唯一留给自己的写轮眼已经没有了......

勉强躲开绝的攻击,卡卡西想:自己真的是个废物,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想要依赖带土给自己的力量。

没有了带土的写轮眼,自己和废物又有什么区别?

===================================

卡卡西是被清晨早起的小鸟吵醒的。

缓缓挣开双眼,看着窗框上跳跃的小鸟,卡卡西猛的想起最后攻击带土的绝

====

“想不到,木叶暗部还有一些有骨气的暗部,但是,你是不是有些分心呢?不如我帮你解决你的弱点?”

====

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绝说的话,卡卡西挣扎下床,却牵扯到了自己身上的伤口,卡卡西才发现自己胸膛被缠上了厚厚的纱布。

对了,自己是因为着急于带土而被绝从背后刺穿......那么带土呢?!

 

TBC

第三棒画 @记不起来  第四棒文 @故事-还未满 

一个裸体鸣~( ̄▽ ̄~)~

一百米的大刀!我发疯的产物(完)

  是因为群里发了祖宗被对象杀了的图片受到刺激写的。只是刀,自己不敢看第二遍,所以可能错字漏字。

  “佐助,为什么?”清澈的蓝眼透露出满满的不可置信,抚上紧握着刀,插着自己腹部的手,从微凉却用力得发白的手可以看出主人有多恨。
    “为什么?白痴吊车尾,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我在为我们宇智波一族讨回公道啊!”就是这样的眼神,木叶的头目都擅长用这样的眼神欺骗,玩弄我们一族。佐助很恨!无数次告诉自己不要上当,但是还是被对方的眼神吸引,变得无可救药,一次又一次堕入对方的陷阱。
    “佐助,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先放手好吗?我说”另一只手抚上那艳丽的容颜,深情的眼神仿佛包容对方的一切。
    “...鸣人...”这样的眼神,是佐助无法拒绝的,当初冷漠只想着要复仇的心就是被鸣人这样的眼神给打动,宇智波一族还真是不堪一击!“够了,鸣人,你还想要用这招数到什么时候!你还要我怎样?!”其实自已已经心软了,不然以自己的能力,早该刺穿对方的心脏。
    “你们木叶还要我们宇智波怎么样啊!鸣人!”
    “......”看着眼前奔溃的人儿,鸣人心里隐隐疼痛硬生生的被忽略。
宇智波是木叶的威胁,所有头目上位的时候都必须能把控宇智波一族。3代目在位的时候因为二把手团藏的计谋,宇智波现在只剩下佐助一个了,佐助是个善良的孩子,非常的好把控。从小失去家人的佐助,因为鸣人的热情,简单的被侵略控制了。按道理,佐助不会反抗自己,更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丝狠虐从鸣人心底划过。
    “佐助,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好吗?是不是有谁对你说了什么了我说?”依旧是深情的眼神,一贯温柔的语气。
    “鸣人,你们木叶的头目戏都是这么好的吗?从一代目开始,就擅长用这种把戏欺骗我们一族。”
    家族被灭的时候佐助还很小,从有哥哥宠爱,严厉的父亲教导,温柔母亲的关爱的幺子变成一无所有的孤儿。像太阳一样温暖的鸣人一下子就攻陷了自己。到了后来遇到一个宇智波的幸存者告知自己一切,佐助也无法相信鸣人会是和其他木叶人一样伤害自己。反倒是一步一步的陷入鸣人的温柔攻势中,无法自拔,最后身和心都交给了他。
    但是爱情并不是相对的,自己一厢情愿的付出,信任并不会得到回报。
那天是佐助和鸣人第一次的纪念日,虽然这样谨记这样的日子很是羞耻,可是佐助还是满心欢喜的冒着雨水去鸣人办公室,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惊喜变成噩梦的开端。
    “鸣人,你和佐助到底是什么情况,你不要忘记了你和日向大小姐是有婚约的!”鹿丸是木叶的高层,对宇智波一族的事情事有了解的,但是鹿丸并不认为重感情的佐助会是木叶的威胁。鹿丸也是和佐助一起长大的,虽然佐助很多时候比较高冷,但是却很善良,重感情,委派给他的人物都很尽责的完成,并且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人。鹿丸不知道宇智波的祖先做过什么,但是他认为佐助不应该被伤害。最近他才知道鸣人和佐助的关系,他不希望佐助受到伤害,所以私底下找鸣人谈这件事。
    “哦,鹿丸你知道了啊,放心吧,在和雏田结婚前我会摆平的。”带着一些痞气,这并不是佐助认识的鸣人。
    “摆平?你想怎么样!”
    “宇智波永远是木叶的威胁!这样你还不懂吗?”抬头看了鹿丸一眼,那一瞬间,鹿丸觉得自己从来都不了解鸣人。
   “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样渣,希望你永远不会后悔!”说完鹿丸边离开了办公室。并没有发现办公室门口的水迹。
    事后鹿丸有去暗示过佐助,但是佐助似乎什么都听不懂,只对鹿丸说:我相信鸣人。
鹿丸无法插足更多,毕竟自己族人还在木叶。
 
     直到现在,过去了3年了。
    “鸣人你快满22岁了,该和日向大小姐结婚了吧?”扬起嘴角,嘲讽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鸣人神色一变。
    “不是有这样的一句话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真当我宇智波佐助是傻子吗?!”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你说,我现在拔刀,等你失血过多慢慢变冷好不好。”
    “对待情人这样子太过分了,我的小佐助!”一个翻身,把佐助禁锢住,自己把刀子拔出,伤口慢慢在恢复。“你和我在一起这久都不知道我的能力吗?这样的小刀根本伤害不了我,当然,你下的药一样对我无效。”
    “你!”忽然的逆转让佐助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同时也真的寒透了心。自己和鸣人在一起这么久了,到头来一点都不了解他。
    “怎么,很惊讶吗?我的小佐助啊。”俯身吻了一下佐助的额头,仿佛一如既往的温柔,但是佐助知道,这吻是冰冷的。
    “翅膀长大了,我的小佐助!竟敢背叛我?!”忽然黑化的鸣人,狠狠的刮了佐助一巴掌,瞬间佐助的左脸肿了起来,嘴角流血,很是狼狈。
    接下来是毫无人道的侵犯,单纯的交配。
    佐助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见自己被断头的大祖宗,被挖眼的二祖宗,自己惨死的父母,因为悔恨自杀的兄长。
    “呵,都说宇智波是木叶的威胁,其实木叶才是宇智波的劫。”看了眼捆着自己绳子和四周的牢房,佐助冷笑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动一下都痛得撕心裂肺般,又何必多此一举呢。“旋涡鸣人,我不能杀你,还不能自我了断吗?从一开始我就输了,只是不甘心,想垂死挣扎而已。”一段不公平的恋情中,先爱上的永远是输的。默默咬破嘴里藏着的药包“对不起了,宇智波的祖宗们,小辈无能。”
 
“都说过,希望你不会后悔了。”看着眼前颓废的头目,鹿丸冷漠却不能不管。
“鹿丸,你说他有多恨我。”才20多的鸣人,声音却异常沧桑。
“他能有多恨你,他最恨的是自己吧!”
“我很痛怎么办啊,鹿丸....”

《重来》第四话

第4话、拉面和训练
“大叔我要大碗的味增拉面!”
“噢~好勒。鸣人和佐助啊。今天上学怎么样,这些事新朋友吗?”一乐大叔是村子里为数不多不讨厌鸣人的人。他总觉得鸣人和4代很像。想到当初四代保护村子的样子,经常来吃拉面的样子,对和他一样拥有灿烂发色和天空般的眼睛的鸣人怎么也讨厌不来。
“是啊,这是鹿丸,丁次,牙和志乃,今天认识的,都是很好的伙伴。大叔我要放超大块的叉烧哦”
“鸣人的伙伴啊,这样我一定要好好招呼才行,你们想吃什么味道的?大叔我做拉面可是非常好吃的哦!”
“我要海鲜拉面..加番茄。”
“那我要鳗鱼拉面,超大碗的~”
......
“哇,大满足!佐助我们回去训练吧!”和普通小孩子不一样,自从佐助带着鸣人一起训练后,鸣人就从来没有落下过训练,之前没有上学更是一天都跟着佐助训练,除了到点吃饭或者佐助主动提出要出去之外就没有停过训练,这就是为什么他才刚开始训练两三个月就能赶上大部分从很小就开始训练的同学。有天赋的原因,更重要的是那份专注。
“诶?你们晚上回去还训练啊?”牙有点惊讶,之前没有上学的话家里也有训练,但是强度不大,现在上学了,父亲也发话了,只要休息的时候才需要在家里训练。
“当然啦,我可是要当火影的人,不努力怎么可以。”第一次听鸣人说要当火影,在场的人虽然不会嘲笑,但是也没有觉得鸣人能够实现,但是看见鸣人再次说这个的时候他们觉得也许鸣人是真的要当火影的人。
“呐,佐助,我本来很好奇,你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对鸣人另眼相看,现在我有点明白了。”鹿丸托着腮看着和牙打闹的鸣人对佐助说。
“嗯,虽然是个白痴,但是意外的有吸引我的能力。”这辈子注定要被他绑住了,再也逃不掉。看着鸣人佐助露出了温柔的笑意。
鹿丸和丁次还有志乃都把佐助的表情看在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又有点不明白。
“好了,鸣人回去了。”
“等等,我也一起去可以吗?”一顿拉面后,鹿丸注定要在兼职处理火影文件的参谋长位置越来越近了。
“可以,我家没什么好,就是训练场挺大的。”训练场是佐助家的,鸣人不好答应,所以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佐助。鸣人期待的,佐助是不会拒绝的,再加上在场的是未来12忍里面的。佐助乐意现在就加强他们的训练。
“那我们也一起吧!”牙拉上丁次和志乃。完全不顾丁次的反抗。
到了训练场鹿丸他们才发现训练完全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训练场设备很齐全,但是已经痕迹斑斑,如果说是宇智波家里常年累月造成的那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些设备明显是有大量的新痕,所以鹿丸可以肯定是鸣人他们造成的。
“这里的设备可以随便用。也可对练,随你们喜欢。鸣人今天我们先简单的体术对练一下。”
“好,今天我一定要抢到你的铃铛!”是的,和上辈子卡卡西对第7班的考试一样,佐助刚开始训练名人的方法就是让他抢他腰间的铃铛,也许佐助心里对上辈子抢不了卡卡西铃铛的怨念深深埋在他记忆力,所以刚和鸣人对练就想到了这个训练方法。心里想着如果还是卡卡西做他们的老师,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嗯,感觉卡卡西的老师道路不是十分顺利。
因为这里不是学校,而鹿丸他们又是佐助认为可以相信的人,所以佐助没有隐藏实力。于是直接吸引了几个男孩子的崇拜目光。并且决定以后每天放学后都要来佐助家训练。
和鸣人对练完后佐助就和鹿丸他们各自简单的对练了一下,目的是了解一下他们目前的程度,和鸣人不一样鹿丸他们多多少少已经会一些忍术和控制查克拉了,所以对他们的训练佐助加入了忍术的训练和一些合作的训练。对此鸣人还是有点伤心的,鸣人也有对控制查克拉的训练,佐助也有教他一些忍术,但是目前他连基础的变身术和变化术都做不好。佐助说只要他练习了就一定可以做好的,但是体术进步很快的他对于自己的忍术还是很不满意。
第二天下课的时候鹿丸他们还是跟着鸣人和佐助回家训练,这次小樱和井野还有雏田也一起跟着外加受族长命令跟着雏田的宁次。
“雏田大小姐,和他们一群小孩子训练并不符合您的身份。今晚就算了,明天您还是回家里训练吧。”宁次对雏田的柔弱内向很不满意,而自己明明有天赋却因为是分家的原因而不得发展。厌恶雏田宗家的身份和地位,想起自己为了宗家而牺牲的父亲,觉得雏田是因为宗家大小姐的身份而任性的宁次毫不客气。
“我说你!雏田和我们一起训练有什么问题啊!少瞧不起人了!”
“就是!就是!”牙和鸣人性格都是比较激动的,听见宁次的话马上就不满了。
“你很强,要不要和我比试一下?”佐助和宁次都有者身为大家族的一份子的烦恼,上辈子就有几分惺惺相惜的感觉,再加上辈子他为了保护鸣人而牺牲,佐助对他自然是十分看重,而且一点都不希望他重复上辈子的悲剧。
“可以,如果你输了就不要再有带着大小姐训练的可笑想法了!”
佐助的宁次的对练很精彩,虽然是佐助的压倒性胜利,但是不得不说宁次让佐助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作为一个7岁的小孩子来说,宁次真的很出色。如果不是佐助重生的金手指光环,佐助一定会输。
佐助是有金手指没有错,但是宁次不知道,他只觉得自己连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都打不赢,自尊心被打击,悲伤又不甘!
“呐,命运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但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向命运屈服还是挣扎。我不知道挣扎后会怎么样,也许会输得一塌糊涂,但是屈服就等于输了。如果要我选,我宁愿选择遍体鳞伤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命运哪怕失败,也不要做一只颓废的向命运屈服的丧家犬!”上辈子的鸣人,多少次被人劝告不要再想着把我带回去了,但是每次都被自己伤的伤痕累累依然没有放弃……
“呵,那你倒是说说被印上笼中鸟的印记的日向家旁族要怎么向命运挣扎!不管我怎么有天赋,怎么努力,我我终究是逃不出笼中鸟的诅咒!”佐助的话没有激励宁次,反而激发了他的不满。也许佐助真的天生没有鸣人那种说服人的能力。
“那你真的就尽力了吗?我认识一个白痴。他说如果腿断了就用手爬,如果手也没了就用口咬,只要他还活着就绝对不会放弃。虽然可笑,但是他却如同他说的,把我从地狱里拉出来了。你如果选择继续做埋怨命运的丧家犬,最终只会原地踏步看着别人走远。”向埋怨命运的丧家犬吗?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教训了。
“宁次哥哥,我很弱,长老都说我没有做族长的天份,花火也比我做得好,但是我会努力的,如果我做了族长我会改变笼中鸟的传统!”雏田看似性格懦弱,但是其实她有无比坚韧的性格,这个性格因为成长而变得明显和璀灿。
 
“雏田小姐……”看着雏田的样子,宁次想起小时候和雏田第一次见面,他觉得雏田小姐是世上最可爱的女孩子,自己明明下定决心要好好保护她的,那个时候自己受伤了,雏田总是偷偷的给自己送药,被父亲责骂了,雏田总是想着法子哄自己开心。明明雏田什么错都没有,自己却把所有的不满都归结于雏田宗家身份。这样的自己确实是个只会埋怨命运的丧家犬。
“不要一副要哭的脸嘛!你也可以和我们一起训练,等我当上火影了我一定会改变日向家的!”鸣人笑容灿烂得耀眼,赶走了宁次心中的阴霾。
对此,佐助觉得这辈子鸣人一直在他身后捡漏似的拉来了一群支持者……
自此之后10个人经常在一起训练,建立了深刻的同伴情谊。

我是脑残+手残_(:з」∠)_

沉迷裸体佐,无法自拔╭( ′• o •′ )╭☞就是这个人!

鸣佐《重来》第三话

愚蠢的我才发现上一章没有发完_(:з」∠)_

“佐助长大了啊,哥哥差点要就要输了”对于弟弟的进步鼬是疑惑的,但是也是高兴的,弟弟越强大越好,这样发生什么了,自己也能安心离开。
“哥哥,宇智波家族里面,我只在乎你,我也渐渐的强大了,所以....所以有什么事也和我商量一下好吗?”泪水又有点忍不住了。
“怎么了佐助,放心,哥哥不会抛下你的。”鼬越是温柔的样子,就越让佐助伤心,这么好的哥哥。
“哥哥,你相信我吗?”佐助低下头,忍着自己的眼泪。
“当然啦,佐助,哥哥最爱就是你了。”鼬很疑惑,从早上开始,自己的弟弟就很奇怪。
“那么哥哥,不要反抗,我把握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抬起头,佐助开启了万花筒对鼬使用月读。把自己上辈子的经历放给鼬。
上辈子十几年的经历,用月读放出来,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
“咳...哈...”对还是小孩子的佐助来说,用万花筒用光了他所有的查克拉和体力,回忆一放完,佐助就倒下了。而鼬则处于一种无法接受事实的状态。
“佐助.....你....”鼬并不认为自己的弟弟被人假冒了或者刚才月读里经历的事情是自己弟弟的妄想至少自己真的有打算做那样的决定,而且光是佐助在不到6岁就开启了万花筒就已经是铁一般的证据。
“哥哥,我不要再一次经历上辈子的事了。”倒在地上的佐助,用手挡着疲劳的双眼。
“对不起,佐助,这次我们一起改变宇智波的未来,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我的佐助。”抱着自己年幼的弟弟,鼬满满的心痛,痛恨月读中自己的无能为力。
“哥哥,现在不能杀团藏,不能杀他。还有家族有些人确实不干净 ,要清理一下门户了。”小孩子的身体被抱在鼬的怀里,佐助现在很眷恋哥哥的怀抱。
“放心吧,佐助,我们宇智波一族可不能就这样被玩弄,团藏,大筒木辉夜他们会付出代价的。”因为受到月读内容的刺激,鼬也成功的开启了万花筒。写轮眼和白眼不一样,白眼有血统可以通过大量的训练来开眼,但是写轮眼需要血统,天分还有随机性,并不是单单的靠训练就可以开眼的。很多宇智波的族人开眼都是受到一定刺激,甚至在生死关头才能开眼。可以说宇智波一族是重视情感的一族,甚至是被感情支配的一族。而万花筒则是大部分宇智波一族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一个月后,宇智波一族被灭门宇智波鼬灭门,唯独留下不到6岁的佐助。灭门过程没有人知道,只知道是在家族聚会的时候被宇智波鼬杀害,大部分尸体被黑色的火焰烧得无法辨认,而宇智波佐助因为贪玩外出没有参加家族聚会而逃过一劫。

第3话开学
“佐助……”宇智波是木叶的大家族,被灭族这样的事情自然整个村子都关注,鸣人自然也能从村民之间的窃窃私语中知道,但,几乎没有和正常相处过的处于幼年的鸣人并不懂得安慰佐助。看见河畔旁等待自自己的好友,扬起富有感染力的笑脸:“我们去吃拉面吧,我说!”
“白痴!会不会安慰人啊……”就算真相不是别人看到那样的,但是佐助现在开始终究要一个人生活,自然心情低落。
“嘿,没事的佐助,我会一直陪着你!”仿佛回到上辈子他们七班,配合无间的时候,鸣人总能给佐助安心的感觉,不管怎么样,自己总不是一个人。但是上辈子自己却辜负了鸣人了。
“白痴,我没事,现在我剩下一个人了,所以搬过来和我住吧。”虽然家里没有了家人冷冰冰的,但是自己还是得住那里,鸣人搬过来刚好可以在宇智波家训练场训练。“你得和我一起变强,当上火影帮我复仇啊”
“可以吗?!佐助!我马上回家收拾!”对于鸣人来说比起自己一个人住,他更想和佐助一起,能和佐助一起住简直不能更兴奋了!
“呐呐,佐助,我们马上就可以上忍者学校了!我一定要当上火影……”
看着鸣人兴致勃勃的说着自己的梦想,佐助觉得心里所有的阴霾都一抹而空。
“吊车尾,等你学好忍术再说!”鸣人现在的查克拉还因为九尾的原因而不能正常使用,佐助也没有办法,现在和鸣人都是以体术为主。现在激发鸣人的查克拉,也只会让九尾控制鸣人,不是明智的决定。
“我知道啦,我会努力追上佐助的,一定不会拖你后腿的!”鸣人知道自己现在远远比不上佐助,佐助已经会好几种忍术了,但是自己连查克拉都控制不了,,?^?,,
“知道就好,真是吊车尾,哼”口是心非大概就是佐助的代名词了。
“嘿嘿,佐助今晚我们练习什么忍术啊?”果然是个白痴,为什么脸有点发烫呢……
“手里剑……练不好今晚晚餐就是番茄了”
“诶!……不是吧,佐助太狡猾了!”夕阳下两个孩子的身影拖得长长的,手紧紧的牵在一起。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忍者学校的学生了,大家要好好相处哦!”伊鲁卡老师意料之中是班主任,不过比起上辈子,鸣人没有那么调皮了,或者说有佐助看着他也闯不了大祸。
“现在先来自我介绍吧,漩涡鸣人,你先来。”一听到鸣人的名字,议论的声音就响起了。大部分村里的小孩子从小就被家长灌输了鸣人是怪物的思想。上学前大概也有家长提醒自己的孩子不要接近鸣人……不过鸣人现在对这些倒是不在乎,因为佐助说这辈子都会陪着他,支持他做火影,会做他的影辅。
“我的是漩涡鸣人!是将来要做火影的人!多指教了!”自信满满的样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但是正是这种自信的样子吸引了佐助。只有佐助知道,现在连查克拉都控制不好的他,将来真的通过自己的自信,努力和坚持和他父亲一样成为了木叶的英雄,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他就真的成为火影了。
“不错哦,鸣人,真是伟大的梦想,接下来是日向雏田”
“我是……日向雏田……请,请多指教。”日向雏田吗?原来她小时候这么害羞的啊,佐助现在回头想了一下原来自己对一同战斗的同期伙伴的童年时期一点都不了解。自己上辈子的童年到底是在干什么呢?追逐能力,满眼只有仇恨,真是大白痴!但,她偷看鸣人的视线……佐助心里有点犯酸,其实鸣人不缺伙伴,缺伙伴的是自己。
佐助虽然心理年龄已经18岁了,但是感情上来说,和现在的同学懂的多不了多少,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在乎鸣人,鸣人和鼬都很重要,想知道鸣人的一切,但是还不知道这就是喜欢的感情。
……
“接下来,宇智波佐助。”
“……我是宇智波佐助。”也许只有对鸣人和鼬,佐助才会比较多话,有外人的时候还是那个很酷,话很少的宇智波佐助。但是配上孩童时期可爱的样子,这短短的自我介绍倒是迷倒了一大片小女孩。
“佐助君,可以多说说你的爱好,梦想之类的啊?”作为班主任,伊鲁卡对班上的同学都做过一点调查,佐助和鸣人是他重点关注的对象,毕竟现在两个都是孤儿,而且佐助还是经历了灭族的惨剧不久。可是伊鲁卡不知道佐助是18岁的内心,本来就话少的他现在根本不擅长面对一群小屁孩做自我介绍。在伊鲁卡心里是认为佐助经历惨剧后,心里有阴影。某种程度来说伊鲁卡还是有点猜对了。
“……”伊鲁卡只换来了一个瞪眼和沉默……相看无言。
鸣人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的议论声鸣人无视了,但是佐助介绍完后女孩子偷偷议论的声音鸣人听见了,一直乐观开朗的鸣人有点自己都不明白的小情绪了。
果然下课后,佐助马上被人围着了。
“佐助君,你好,我是山中井野,这个是春野樱。”面对其他人佐助倒是不想理会,但是小樱和井野倒是不好太冷漠,毕竟有上辈子的情分在。
“嗯。”对所有人都没有回应的佐助短短一个嗯字已经够让小樱和井野高兴了,接着她俩围着佐助问东问西的,基本上是小樱和井野在说,佐助偶尔回一个字,但这足以让鸣人越发不满意了。跳到佐助面前,一脸不高兴的盯着佐助。
“怎么……”刚想问鸣人怎么了,鸣人就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
3秒钟之后佐助红着脸把鸣人推开,女生们的尖叫声响起!
“白痴!你在干什么!”
“又不是我的错……”鸣人嘀咕,明明是佐助只管和别人聊天……想着想着,鸣人越来越觉得委屈,也许是因为小孩子心理认为只要佐助认识别人了,鸣人就会失去佐助。
看着鸣人越发委屈的脸和周围女孩子咬牙切齿的样子,佐助觉得心情有些复杂,有些情绪他自己都不能掌控。和上一辈子发生类似事件的时候比起,现在两人的心态都有点不一样了。
“好了,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多得任课老师的出现解救了现场的尴尬。
“今天我负责教你们手里剑,都准备好了我们去训练场”
“是~”学生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教室。
“志乃,那个宇智波佐助看起来好强诶!”男孩子心里多多少少喜欢攀比能力。牙刚好是比较喜欢较劲的性格,自然对佐助比较有兴趣。
“我看是很强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宇智波佐助是那个宇智波家族的人。”
“感觉是两个大麻烦啊。”鹿丸懒洋洋的说。
“是吗?井野对他很有兴趣啊……”一如既往零食离不开手的丁次边吃零食边回答鹿丸。
因为佐助和鸣人训练了几个月,虽然忍术鸣人还是学不好,不过手里剑是不错的,不是最厉害的,但再也不是吊车尾了,而佐助为了掩饰就保持中上的水平。
“好了,今天的课到此为止了。”
“老师再见!”
“什么嘛,宇智波佐助也不是很厉害嘛”学生里面多多少少有一些忍者家族的,当年十二忍里面大部分都是忍者家族。在这些家族的人里面很多都会从小训练。而且不少人听父母提过宇智波的超级天才鼬,从小就被灌输了思想,说宇智波家族有多厉害,虽然自从宇智波族被灭门后就几乎没有人再提及,但是很多小孩还是对宇智波这3个字很敏感。尤其是佐助本来就一副格格不入的感觉,从底子里就散发出的高傲激发了很多人的自卑心理。比如说眼前这3个男孩子。
“……走了,鸣人。今晚吃拉面。”对于佐助来说小孩子的挑衅根本不值得理会,更不要说上辈子连顺利毕业都做不到的人。
“少瞧不起人了!”小孩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比较低,从小家里给的压力让他受不了挑衅。佐助的无视让他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于是他拿起了苦无。也许是因为佐助的气势吓到他了,所以他的苦无没有刺向佐助反而是刺向了鸣人,如果刺向佐助,佐助倒是没什么所谓,毕竟18岁的他不会和一个小鬼计较。但是他刺向鸣人,就触了佐助的逆鳞。上辈子鸣人被苦无刺穿心脏倒在他佐助怀里的样子,还深深印在佐助的脑海里,就算理智上知道鸣人可以躲开的但是本能还是让佐助出手了。
一个横踢把那个男孩子提到墙上,散发着一种杀气让在场的人都打了个寒颤。
“佐助!”鸣人不关心踢到墙上几乎站不起的男孩子,倒是佐助这个样子让他有点担心了。
“......”回头看着鸣人清澈的蓝眼睛里的担心,佐助的杀气瞬间散去。
“我说,你们是不是要去吃拉面啊?”吃货丁次打破了沉默。丁次是善良的,但绝对不傻,像那种背后偷袭还被打败的人他不在乎,他的人生里吃比较重要。          
“对啊,对啊。我跟你说,佐助这个小气鬼老是说拉面没有营养,平时很少会让我吃的,难得今天他开口我一定要吃很多很多。”和丁次想法相似,鸣人也觉得喜欢一乐拉面的绝对能做好朋友。
“拉面这么好吃,不能吃太可怜了,鹿丸我们一起去吧。井野你呢?”
“嗯...我一起去倒是无所谓,反正老妈今天不在家。不过总感觉很麻烦。”事实上鹿丸的直觉非常的准。很多年后火影大人偷懒,影辅大人纵容他偷懒然后把工作都丢给他这个军师的时候,他觉得聪明一辈子的他只做过一件蠢事,就是刚上学校的时候某天答应和同学出去吃拉面。但如果问他重来一遍会不会答应他会说:虽然麻烦,但是一乐拉面是真的好吃,不能拒绝啊。大概木叶十二忍多多少少有点口是心非的毛病。
“我不行,我答应了妈妈回家吃饭了。小樱你呢?”井野有点遗憾的说。
“我也不行,下次再约吧。”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这样!明明是绝好的机会!小樱内心大概是这样咆哮的。
“喂喂加上我们吧!”牙拉着志乃过来说。男孩子大部分喜欢强者,野兽的直觉告诉牙,佐助是很强的。
“雏田,你要不要一起来?”对于今天坐在自己隔壁的容易害羞的女孩子,牙莫名的就想照顾一二。
“诶?我....我就不用了,我哥哥待会会来接我的。”没想到自己会受到邀请,雏田有点不知所措。
“雏田大小姐,我受族长命令来接你的。”刚刚雏田说完,宁次就来接她了。和上辈子初期一样宁次对雏田的态度看似尊敬内里确满是不满和不甘。
“那家伙看着很讨厌啊!”对很多小孩子来说,宁次掩饰得太好了,他实际的态度只有几个人看出来,而鸣人和牙这种野兽直觉异常敏感的人会直觉觉得宁次不友好。
“不管他了,我们吃拉面吧,我跟你们说,一乐大叔的拉面最好吃是....”几个男孩边走边讨论,谁也没有记起那个被打到墙角的男孩子,训练场的孩子接二连三的离开,连之前站在他身后和他一起挑衅佐助的人都离开了,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他眼神的不正常。
校长室
“旋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大问题?”
“旋涡鸣人看着是比较惹事的主,但是宇智波佐助虽然上课表现不是十分突出,但是却意外的冷静,和旋涡鸣人倒是十分匹配。”
“嗯,他们两个的情况都要继续留意。”3代火影吸了口烟。对于佐助和鸣人的遭遇他觉得很愧疚,但是身为火影很多时候都无可奈何。看着窗外的四代波风水门的火影岩,3代真的觉得亏欠他们太多了,四代是为村子牺牲的英雄,儿子却因为作为九尾的容器而被冷漠对待,而宇智波鼬,为了村子亲手灭族被当叛忍还以13岁的年龄用另一种方式保护村子留下6岁不到的弟弟。